拥抱互联网开启的新时代

2014-01-28 10:01:53 116

-摘自肖宝同在2014年会上的讲话

有这样一间餐厅,开业于2013年5月,开业仅两个月就实现了所在商场餐厅单位平效第一名,而且仅凭两家店十二道菜,已获投资6000万元,估值高达4亿元,其创始人竟还只是一个毫无餐饮行业经验的外行。它叫雕爷牛腩;有这样一个淘宝品牌,上线于2012年6月,之后只用了65天时间,做到了网络坚果类目销售的第一名,2013年仅“双十一”就销售3562万元。它叫三只松鼠;有这样一家科技公司,第1款产品于2011年8月亮相,当年实现营收5亿,2012年实现营收100亿,2013年实现营收300亿,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公司,其估值更是高达100亿美金。它叫小米科技;有这样一款金融产品,2013年6月上线运营,其只用了短短的5个月时间,基金管理规模从0做到1000亿元,用户数近3000万,占中国货币基金规模的20%,成为中国80余支货币基金的第一名。它叫余额宝。

如果说台风来临的时候,如果是站在风口上,猪或许都会上天。那他们是那只会上天的猪吗?无论他们是不是那只猪,但是他们确实找到并站在了风口上。而这个台风风口,正是互联网开启的新时代。

很多年以前,绎达有位童鞋在给客户的提案中有这样一句话,他说:“未来的选择将不再是单纯的好或者不好,而将是喜欢或不喜欢”。其实,他阐述的正是一个时代的未来变迁。而在今天,这样的时代变迁已经出现,并正在重新定义我们的世界和历史认知。

第一,重新定义了用户。传统企业,除了水、电和煤气公司使用用户称谓之外,几乎都只有客户而缺乏用户的定义。谁是我们的客户,用了我们的产品或者服务,给我们付费买单了的就是客户。用户与客户,一字之差,但是内涵发生了重要的改变。

用户不仅是会持续性的使用我们的产品或服务,更有可能还是用了我们的产品或服务却未必付费的,比如我们使用了360杀毒软件产品而却没有付费,我们使用了爱刷的优惠服务而没有付费,我们使用了百度地图服务而没有付费……但我们都是他们的用户,而且还口碑相传。毛主席在撤离延安时曾说:“地在,人失,人地皆失;地失,人在,人地皆在。”其实,他折射出我们的用户意识和用户精神,有了用户,你就会有未来,有了粉丝,你就会有未来。 

在从客户走向用户的时代,其更强调的是用户的个性体验,更关注来自于用户的内心的感受感知,追求的是用户的持续黏度。找到你的用户,并让用户喜欢上你,为你口碑相传,乃至成为你粉丝。

第二,重新定义了产品。我们过去定义产品是什么,是功能。未来定义产品可能是功能之外的东东,是一种极简主义、极致思想,是对用户需求的另一层次理解和体现。

苹果仅凭一款iphone,却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将摩托罗拉、诺基亚等国际领先的手机厂商给超越了;小米凭一款小米手机,将中兴、华为、海尔、长虹等手机大佬给远远的抛在了后面。曾经与某银行的朋友有过交流,他骄傲的告诉提及他们银行在在90年代末期就有了电子银行、U盾支付的产品。其实,他定义的产品更多的是说有这个功能,而功能之外是什么呢?我们不能因为说我们是个男人,在街上看见一个女人,他们双方都具有了某种动物功能,就能对上眼,就能生活在一起。他们能在一起是因为彼此之间良好的感知、感受和体验,才会白头偕老。产品功用之外感受非常重要。比如,从事第三方支付的支付宝支付、微信支付,他们基于用户的体验,用极简的思想,进行支付体验和流程的优化,让我们觉得微信支付、支付宝支付更加便捷。再比如说,我们银行在定义他们的产品时,其总是用深晦的词汇去告诉储户们,什么债券型、信托型、挂钩型、QDII型、保底型、浮动型……等等,储户们其实听不太懂,而且还需要面签一堆厚厚的各种看不太懂的文件、协议等等,这都是生涩的,带着自己浓郁的专业主义思想。而阿里巴巴的一个余额宝,所有的用户都听懂了。

这样的故事背后,是对于产品的一种极致追求,是对于用户体验的内在认知,是一种互联网时代的产品制胜的精神表现。

第三,从新定义了竞争。以前我们在研究竞争的时候,通常会讲SWOT、五力模型……我们尝试用很多这样或那样的工具去定义战略环境、定义我们的竞争者、定义我们潜在的对手,定义他们从哪里来,将以何种方式来跟我们PK。但是,在互联网开启的时代,这或许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一年以前,我把我自己拥有会员账号的、付费的、高度安全的瑞星给卸载掉了,为什么会卸载掉它?一方面是因为它要收我的钱,另外一方面是启动时要花近一分钟,用户体验不好。一个360从莫名其妙的地方窜出来,采用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方式,把我们一个伟大的病毒软件公司game over了。

几个月之前,一个叫“乐视”的电视出现,50英寸卖2499。当一个从事互联网的、没有家电行业经验的这样一个竞争者出现,向传统家电行业开始挑战的时候,有很多人或许会说,他们是自寻死路,但也有很多人给了他们掌声,因为他们在用一个传统企业没有来得及思考的竞争方式,去挑战了传统家电存在的意义。

过去是能通过研究分析找到我们的竞争者是谁,能找到我们潜在竞争者是谁,能预判谁会进来以什么方式干掉我们,所以我们会防御。而今天的竞争,是你已经不知道你的竞争者是谁了,你也不知道你的竞争者将从什么地方窜出来、以什么方式,把我们给干掉。如果竞争是不知道的,那么我们唯有主动发起竞争,哪怕是自我的竞争,因为在互联网时代的竞争,已让我们防无可防。

第四,重新定义了管理。索尼公司前常务董事曾撰文谈到的“是极端的绩效主义导致了索尼的破产”。其本质上是对于我们过去所拥有的商学院的知识、经验和对管理认知的挑战,在时代的变迁下,已经正在重新定义我们的战略、组织、流程、绩效……等一些列管理假设。

或许两年以前,中国企业界的教父级人物柳老先生,还会津津乐道于他的管理哲学和思想,还在强调他的“定战略、搭班子、带队伍”之道。但是今天,他不再怎么讲了,因为他已经发现,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,管理的方式已经发生了革命的变化、变迁;同样,雷军在提及小米崛起背后的组织管理时谈到:一是小米无组织,二是小米无KPI,小米要的是一个来自内心深处的驱动力,它唤醒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驱动方式。

过去,我们的管理思想是停留在上世纪对于人性的认知和理解,其前提条件是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是单一的和局促的,资讯是非对称性的,思想和行为方式是禁锢的,是对于人性恶的假设定义。然而今天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人们认识社会的方式是多元的,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找到了打开世界的那扇窗户,资讯从封闭正在不断的走向相对对称,人与人、人与组织之间的社会化程度得以改善和提高,流通性、流动性得到改变,人们对于平等、自由的追求愈加强烈,人们更在乎的是自我实现的渴望。

互联网时代,对于个体的尊重、倡导个体的自我实现正在成为新形势下的管理趋势,将从人性恶的假设走向人性善的假设,从而唤醒人们的内在的驱动力和创造力。

或许重新定义的东西还将有很多。但是我们必须明白的是:趋势已经开始,边界已经打开,裂缝已经形成。变或者不变,互联网开启的新时代已经来临。

童鞋们,张开我们的双臂,敞开我们的胸怀,用我们饱满的热情和创造力,去拥抱这个互联网到来的时代吧。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,让我们都成为那只会飞的猪。